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考古探密 > > 正文

再探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
2013-07-08 11:07:19   来源:中国文物报   点击:

 “出土灰化纺织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是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及其相关文物保护技术研究项目”的第13个课题《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探析》一文提出该课题“以狮子山楚王陵的墓葬封土为研究对象,对古古墓葬土壤中腐蚀丝绸的微生物菌群结构进行了科学分析。

  (Stenotrophomonasmaltophilia)为古墓葬中腐蚀古代丝绸的主要微生物,这一研究结果为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提供了新的解释”,认为“微生物作用很有可能是导致丝绸文物发生腐蚀的主要因素”。读罢文章,受益颇多,同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故接着龚德才、杨弢、葛明宇的《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探析》,再探一番。

  一、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问题没有特殊性

  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了,然而翻阅《文物》1998年第8期《徐州狮子山西汉楚王陵发掘简报》和《考古》1998年第8期《江苏徐州市狮子山西汉墓的发掘与收获》可以发现,消失的不仅仅是丝绸,绝大多数有机质都消失了,保存下来的以无机质文物为主;丝绸属于蛋白质纤维,在有机质类物质中也是较易腐蚀的,故徐州绝大多数古代墓葬的丝绸消失了,不仅仅是汉墓;在全国范围内考察,如龚文所言,出土的古代丝绸显得尤为珍贵,在西北地区干燥的地理环境中与两湖潮湿地区出土了大批丝绸文物,其他地区出土则很少,否则就不会显得珍贵了。问题不仅是狮子山楚王陵独有的,也不仅仅是丝绸类的。龚文与其叫做《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探析》不如叫做“ 徐州狮子山楚王陵有机质类随葬品消失之谜探析”。丝绸和有机质随葬品两个概念之间是种属关系。在种属关系中,狮子山楚王陵丝绸的全部外延与有机质随葬品的部分外延是重合的关系,这就是说,在丝绸概念和有机质概念的关系上,所有的丝绸都是有机质,但有的有机质不是丝绸。只有在有机质随葬品有相当比例存留时,单独讨论丝绸消失才有意义。“萦绕在人们心头的一个未解之谜”,不是狮子山楚王陵“数量众多的古代丝绸为何腐蚀殆尽”,而应该是狮子山楚王陵“数量众多的古代有机质为何腐蚀殆尽”。

  二、这是一个地区汉墓文物保存环境问题

  龚文指出“而在密封条件不佳的墓葬中,造成丝绸文物腐蚀的主要因素是微生物作用”,并进一步解密“嗜麦芽窄食单胞菌对丝绸的腐蚀作用在研究中是首次发现”。对于徐州汉墓而言,问题的探讨可以扩大到狮子山楚王陵的所有有机质文物,扩大到所有汉墓的有机质文物。因为徐州汉墓有机质保存极少。实质上,这是一个汉墓文物保存环境问题的研究。

  有机质是含有生命机能的有机物质,包括形态新鲜的有机质(未分解有机质)、半分解有机质和腐殖质。其稳定性相对较差,较易腐蚀。腐蚀的主要因素是微生物,包括嗜麦芽窄食单胞(Stenotrophomonasmaltophilia),但并非仅此一种,其腐蚀的也不仅仅是丝绸,类似的属于蛋白质纤维类的物品都会腐蚀。上述干燥的西北地区和潮湿的两湖地区微生物菌群相对少些,不至于把有机质腐蚀掉,起码保留了物品的外形,而徐州汉墓文物保存环境则问题较大。

  三、徐州汉墓文物保存环境的基本情况

  像大多数有机质文物一样,其保存状况取决于文物本身与环境,总体而言,徐州汉墓环境不适宜有机质文物的保存。徐州市位于东经116°22′~118°40′、北纬33°43′~ 34°58′之间,属于华北平原的东南部,域内除中部和东部存在少数丘岗外,大部皆为平原。丘陵海拔一般在100~200米左右,丘陵山地面积约占全市9.4%。徐州市地处古淮河的支流沂、沭、泗诸水的下游,以黄河故道为分水岭,形成北部的沂、沭、泗水系和南部的濉、安河水系。境内河流纵横交错,湖沼、水库星罗棋布,废黄河斜穿东西,京杭大运河横贯南北,东有沂、沭诸水及骆马湖,西有夏兴、大沙河及微山湖。

  西汉墓葬多葬于山上或高地,早中期在山上,晚期在山坡;东汉墓葬多葬于高地,有山多在山前,无山便在高地。西汉墓葬主要有崖洞墓、石坑墓、土坑墓与石椁墓;东汉墓主要有石室墓、石椁墓、砖室墓和砖石混合墓。这是从形制与建材角度来分的。从有无汉画像石来讲,可以分为汉画像石墓与非汉画像石墓两类。干燥的西北地区和潮湿的两湖地区有机质文物保存较多的原因多有论述,此不赘述。徐州地区的外在环境与干燥的西北地区和潮湿的两湖地区都不相同, 微生物菌群相对多些,以至于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把有机质腐蚀掉了;徐州地区古代墓葬,包括汉代墓葬,密封情况不好,有机质保存情况不良。正如龚文所言,“本研究从侧面证明了墓葬的密封条件是影响其中丝绸文物保存状况的重要因素,而在密封条件不佳的墓葬中,造成丝绸文物腐蚀的主要因素是微生物作用。”腐蚀的主要因素是微生物作用,这是对的,只不过影响的不仅仅是丝绸,而是有机质。

  从近几十年发掘情况看,有机质保存相对较多的种类主要是木质文物与人体骨架。木质文物主要是漆棺,地点在邳州市古邳镇的巨山二龙山与徐州市区东部的万达广场,其小环境与潮湿的两湖地区相近;人体骨架主要出土于徐州市区北部的万寨社区,狮子山西汉楚王墓也有出土,其他区域相对较少,若有也以牙齿为主。钙是骨骼和牙齿的主要成分,牙釉质的主要成分是羟基磷灰石和少量氟磷灰石、氯磷灰石等,无机质成分多些,故在徐州古代墓葬中牙齿多数是有的,骨骼相对少些。

  四、《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探析》一文的启示

  从上述内容分析看,《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探析》一文的价值在于提示我们,应该多角度研究文物,重视科学性的研究。龚文提出:“对丝绸的印痕和残片进行分析后,发现了我国目前年代最早的提花丝锦等珍贵丝绸品种,说明早在公元前2世纪中叶,我国就已经开始使用丝绸提花这一先进工艺,丝绸织造技术十分精湛。”尽管丝绸的印痕和残片的历史与艺术价值不是太大,但发现我国目前年代最早的提花丝锦等珍贵丝绸品种,其科学价值很大,在以往的考古发掘与文物研究中对此重视不够。狮子山西汉楚王墓发掘于1994年12月至1995年4月,早期被盗;东洞山楚王墓发掘于1982年,没有被盗过。没有被盗过的中小型墓葬更多,然而其丝织品情况从没引起过足够重视,对于其科学性重视不够。

  其实,在任何古代墓葬中有机质都是大量存在的,种类非常多,由于保存环境的关系,保存状况大都不是太好。笔者当年在狮子山楚王墓发掘现场就见到了很多,例如,剑把手、剑鞘上存有灰化的有机质,只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进行深入的科学研究,不知其材料与工艺而已。  在今后的发掘与研究中对此应引起高度的重视。此其启示之一。

  其二,要重视多学科的结合。提花丝锦技术属于纺织的范畴,多数考古人员这方面的知识很少;其他技术知识也是这样,因此要提倡重视多学科合作,以期提高发掘研究水平。

  其三,在科研中,要注意研究对象内在的逻辑关系。丝绸和有机质随葬品两个概念之间是种属关系,在这里,解释了大多数有机质的消失问题,徐州狮子山楚王陵丝绸消失之谜便迎刃而解。

  相关热词搜索: 徐州 狮子山 楚王

上一篇:活文物坎儿井今夏可做深呼吸
下一篇:走近2000年前的政府“招待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