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重大课题 > > 正文

文物保护,在经济发展中悲壮“倒下” 
2013-06-28 10:53:18   来源:新华时政   点击:

近来,广州市的历史文化古迹保护问题频频亮红灯,先是两处民国建筑物在一夜间被开发商悄然夷为平地,接着是5座商代晚期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先秦墓葬被施工方钩机挖毁,而这两处遗产先前均处在被保护的状态。是什么人给了开发商这么大的权利?

  【广州文物保护频频亮红灯】

  2013年6月10日深夜至11日凌晨,两辆勾机开进金陵台,把有一定历史价值的两幢民国时间的建筑拆平。

  深夜,两处民国建筑被悄然夷为平地

  6月10日深夜至11日凌晨,位于广州市诗书路的民国建筑金陵台2号、4号与妙高台1号、3号的残留部分,以及尚保存完好的诗书路69号、69号之一被被两辆钩机悄然铲平。这几座民国时期的建筑从去年5月中旬开始因开发商拆迁“通顶”而受到关注,后被越秀区文广新局、市规划局等部门紧急叫停。去年,广州市曾向开发商发出“缓拆令”,但两座建筑既未被认定为文保单位,也未被公布为历史建筑。一年后,这两座颇具文保价值的建筑遭到开发商强拆。

  一夜间,广州萝岗5座先秦墓被毁

  6月14日晚,广州市萝岗区来峰岗遗址考古发掘现场遭到破坏,考古人员核查后发现,共有5座商代晚期至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被施工方钩机挖毁。来峰岗考古发掘现场位于广州市开创大道荔红一路与伴河路交汇处,是近年来广州发现的最为集中的先秦墓葬区,这个区域恰好位于地铁六号线萝岗车辆段的施工范围内。3月9日,考古所受广州市文广新局指派,进场开展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时间为6月至8月。施工方中铁二局萝岗车辆段工程项目经理部安全生产总监廖勇表示,致使这次墓葬被破坏的原因是考古保护区域不够明晰,双方沟通不畅,施工工人不清楚,是个误会。萝岗车辆段项目部赵工程师告诉记者,这个区域的施工曾获得考古工作人员的口头允许。

  【官方坚决抵抗 不轻易放过】
 
  广州考古研究所正组织力量对先秦遗址进行“抢救性勘探”

  广州市长表态先秦文化遗址被破坏事件:不能轻易放过

  18日下午的市政府常务会议听取了广州市文广新局关于广州市轨道交通六号线二期(萝岗车辆段)工程工地大公山先秦文化遗址被破坏及相关处置情况,广州市市长陈建华表示:不能轻易放过。对破坏古墓者要依法依规严肃查处。18日晚的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赵冀韬表示:“先秦是南越文化的源头,此次5座先秦古墓被毁,我们深感痛心。”市政府也将成立调查组用10个工作日完成调查,查清责任,提交调查报告。“这个调查组的结论将是我们最终认定责任、依法处罚的依据。”赵冀韬称。同时,文物部门将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对遗址留存部分进行抢救清理,不遗漏任何文物遗存。

  广州市文广新局称:广州古墓被毁是破坏文物恶性事件

  广州市文广新局发布公告称,经专家现场调查评估,广州萝岗区大公山遗址考古工作现场遭破坏一事,为一起破坏文物的恶性事件,文广新局将依法严肃查处,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广州市文广新局表示,事发后该局邀请中山大学、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南越王宫博物馆的三位专家,到现场进行调查评估遗址破坏情况。经专家现场调查评估,确认该遗址分布范围内的来峰岗北坡地块部分区域已被推毁,9个探方全部被推毁,3个探方部分被推毁,5座墓葬全部被推毁。专家认为,根据墓葬形制和已发现的夹砂陶釜、印纹陶片等器物,专家判断上述墓葬年代为先秦时期,对广州先秦历史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为何受伤的总是历史遗迹?】

 

在现实的经济利益面前,文物显得“一钱不值”

在现实的经济利益面前,文物显得“一钱不值”

  相关部门(名城委)没有尽到职责

  2011年11月17日,广州市规划局公布机构改革事权调整方案,新增名城保护处,对优秀历史建筑、优秀近现代建筑进行认定和保护。据悉,新增的名城保护处还将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名城委”)牌子,旨在进一步加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 这次“名城委”的恢复设立,有助于完善对广州历史文化保护区和建筑的保护。然而,它放佛没有尽到职责。

  历史建筑仍缺“护身符”

  金陵台和妙高台遭清拆之后,一些网友发布了两幢建筑以前的照片。照片显示,金陵台为船形建筑,窗户模仿救生圈的外形设计成圆形;妙高台拥有一排巨型的三层楼石柱,构成整个建筑的标志。然而,由于这两幢建筑一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二来没有认定为历史建筑,缺少一个合法的受保护的“身份”。

  我国2008年7月1日起施行的《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中,“历史建筑”被解释为“经城市、县人民政府确定公布的具有一定保护价值,能够反映历史风貌和地方特色,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也未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物、构筑物。”据介绍,去年12月广州市规划局就对广州市历史文化保护区和历史建筑进行摸查,目前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已经基本完成,进入审核阶段,正等待政府审批通过。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即使在未公布的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中,也没有金陵台和妙高台这样的私人建筑,而主要都是些没有产权问题的公共建筑。“私有建筑可能会出现在以后的批次中。”

  既卖地又“谴责”拆楼,政府“历史欠账”难脱责

  据一位曾经参与广州市规划局“名城保护规划”讨论的专家透露,当时规划局在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时候,曾告诉专家,规划里面涉及政府已经批准但是没有建设、没有拆迁的项目就有1000多宗,里面有可能涉及历史建筑的有200多宗,最后经过排查,认为可以认定为“历史建筑”的就有十几宗。

  专家认为,面对大量有“历史遗留问题”的古旧建筑,政府有保护的责任。政府的行政审批程序过长,导致保护措施无法及时出台;而对建有有价值建筑的土地,没有严格规划、又随意卖出,到被拆除之后才“谴责”已经通过合法程序获得产权的开发商——如此“迟作为”,将很难杜绝未来再有新的金陵台、妙高台遭遇相同的命运。

  【三方需合力 方可破解古建保护之困】

被破坏的石虎石羊
被破坏的石虎石羊

  制度层面 应给历史建筑“护身符”

  实际上,广州市有关部门一直在努力。在2003年便已着手出台《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以下简称《名城保护规划》)。可是,时至今日,《名城保护规划》仍未获省有关部门审批通过。而进行了长期普查的广州市历史建筑保护名录,至今也仍未正式公布。换言之,像金陵台类似的建筑只能算“准文物”,处于保护“无法可依”的境地。

  利益层面 出让地块前应增设“文物影响评估”门槛

  政府在出让土地之前,应提前对出让地块进行文物和历史建筑的排查,评估地块的“文物保护”风险,然后在出让土地的条款中知会开发商要负责保护。

  政府在审批建设项目时,可参照“环境影响评估”增设一道“文物影响评估”的门槛。“文物影响评估既牵涉到外部施工可能对历史建筑带来的威胁,也会涉及改造利用这些历史建筑可能造成的破坏”,只有通过“文物影响评估”才能批准立项,或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发展层面 旧城改造应以历史文化名城意识为首

  旧城改造的目的究竟是不是为了产生经济效益?这是问题的根源。

  在开发商的眼中,历史建筑、老房子是没有价值的,它们紧紧盯住的是老房子下面的地皮。旧城改造应将历史文化名城的意识置于首位,成为受访专家的一致意见。专家汤国华表示,这首先应该反映在对开发商的资质要求上。“广州只能让那些文保意识较强、同时也愿意承担改善居民生活之责任的开发商进入。”而至于资金的筹措方面,有人建议启动广州文保修复基金,将社会各方,包括政府、开发商、民间人士的资本都吸纳进来,以备不时之需。一旦出现文保与开发之间的冲突时,就可以通过积极运作进行修缮与补偿。基金的设置也能推进社会大众的名城意识的提高与对文保事业的参与度。

  相关热词搜索: 文物保护 经济发展 悲壮

上一篇:基层基本建设工程中的文物保护
下一篇:非国有文物保护单位管理的思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