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重大课题 > > 正文

“剑舞楚天——湖北省博物馆馆藏珍品展”正在大连现代博物馆展出,很多文物来自国家重大考古发掘——

九连墩战国古墓群:震惊国内外的楚文化发现
2013-07-24 16:04:03   来源:大连日报   点击:

湖北省是中国历史上楚国的中心地区,楚国是春秋时期“五霸”之一,又是战国“七雄”中的重要诸侯国。楚人既尊周礼,也保留蛮夷作风,在礼制的规范和诸侯争霸的背景下,楚国的贵族墓葬也充分体现出“祀与戎”的特点。

一号墓车马坑发掘现场。

一号墓车马坑发掘现场。

▲铜镬鼎:食器,出土时鼎内残有牛骨。

  ▲铜镬鼎:食器,出土时鼎内残有牛骨。镬鼎用于在祭祀、宴飨等礼仪活动中烹煮牲肉,形体较大。是迄今科学发掘楚国贵族墓中最大的一件镬鼎。

龙耳漆方壶

  ▼龙耳漆方壶:东周礼器中常见此类青铜方壶,仿铜漆方壶则非常少见,目前仅湖北宜昌当阳春秋楚墓出土过一件漆木方壶。

漆木鼎:食器。

  漆木鼎:食器。二号墓中出土了较完整的彩绘漆木礼器,为楚墓中首见。

虎座鸟架鼓(复制件):乐器

  ▲虎座鸟架鼓(复制件):乐器。虎座鸟架鼓目前仅见于湖北、湖南、河南等楚地贵族墓葬,是楚地特有的一种乐器。

  湖北枣阳市吴店镇东赵湖村有9个连在一起的封土堆,彼此相望,绵延5公里,当地人因此取名九连墩。

  2002年,因正在建设中的孝襄高速公路正好经过此处,打破了两千年的漫漫沉寂。考古人员开始进行抢救性发掘,随着珍稀文物的不断出土,一个战国古墓群揭开了奇谲、浪漫而瑰丽的楚文化面纱。

  7月20日,当年出土的部分精品随着“剑舞楚天——湖北省博物馆馆藏珍品展”来到大连现代博物馆。7月21日,湖北省博物馆陈列部主任、研究员王纪潮,在大连现代博物馆的“博物馆大讲堂”,举办了《九连墩考古发掘及初步研究》公益讲座,当年的谜团随着研究的深入渐渐浮出水面。

  湖北省是中国历史上楚国的中心地区,楚国是春秋时期“五霸”之一,又是战国“七雄”中的重要诸侯国。楚人既尊周礼,也保留蛮夷作风,在礼制的规范和诸侯争霸的背景下,楚国的贵族墓葬也充分体现出“祀与戎”的特点。

  九连墩战国古墓群以四个突出特点震惊国内外,一是首次发现了有11个古墓的楚墓群;二是青铜四中鼎是科学发掘出的最大的鼎;各类乐器齐全,尤其是如此规模的成套木制乐器还是第一次;三是发现了1500多支竹简,数量之多很少见;四是车马坑的规模为全国同类型之最,1号坑33乘车,2号坑7乘车,共80匹马。

  墓主人是干什么的?一位楚国军事贵族

  当年的九连墩战国古墓群考古发掘分为一、二号墓及车马坑。葬具为二棺二椁,外椁以隔板分为五室。“当时墓穴里都是水和泥浆,我们只能从上面用绳子吊着一块木板放下去,考古队员就趴在上面一点点清理。”王纪潮说。

  虽然一号墓出现了盗洞,但两个墓无论从规模、随葬品的数量,还是物品完好程度上看,都是非常难得的,尤其在楚国墓葬中极为罕见。

  周代的文化特征是礼乐文化,通过礼(行为规范)和乐(音乐文化)建立社会秩序。贵族墓随葬的各种礼器都应该符合礼仪规定。按照周礼,周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用七鼎六簋,大夫用五鼎四簋。

  王纪潮说,根据九连墩战国古墓群五个平底深鼎和五个墓室的分布、车马坑出土的各类兵器和车马器推断,墓主人可能是一位楚国军事贵族。

  从墓地的构成来看,是一个家族墓地。一号墓和二号墓是一个夫妻异穴合葬墓。在男性墓中,出土的兵器多一些,女性墓中出土的生活用品多一些。考古学家根据这个推断,右侧二号墓,可能是墓主人妻子的墓地。

  墓主人是谁?

  与屈原同一时代的楚相唐昧

  根据考古界以往的经验,青铜器的铭文、竹简会透露主人信息,但是,在九连墩战国古墓群所有出土的器物上,却没有找到标明墓主人明确身份的铭文,印章也无迹可寻。期间出土的1500支竹简经过脱水处理,背面是用漆描绘的神秘图案,正面却不见一字。

  墓主人到底是谁?

  根据这几年的研究,王纪潮认为墓葬年代为公元前300年前后(楚怀王二十九年),而且墓主是一位军事贵族。但依据史料记载推测,很可能是楚相唐昧。“据《史记》记载,公元前301年(周赧王十四年),在史上著名战役垂沙之战中,秦与齐韩魏共攻楚,杀楚唐昧。”

  想必当时唐昧的日子并不好过。公元前300年左右,秦国已如日中天,楚国则国力渐衰。到了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占了楚国首都。楚国在秦国强大实力压迫下,向东迁到今天安徽寿县一带。楚国诗人屈原正是在这个时代,发出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哀叹。墓主人的生活自然也朝不保夕,加之九连墩所在的枣阳,正位于整个楚国的北边,可以说是靠近秦国边防。作为封君,面对不知何时就会大兵压境的唐昧,压力肯定小不了。

  楚墓为何出土漆器多?

  南方地下水高,水和泥浆将漆器包裹好

  九连墩二号墓随葬了大量漆礼器,其中5件漆木升鼎,均彩绘,在楚墓中尚属首见。

  “漆器在河北和山东的墓中也有极少的发现,但大多已成残片。楚墓出土漆器多是因为南方地下水高于地下保存,墓穴里很多的水和泥浆,将漆器包裹起来,封闭好。”王纪潮说,九连墩战国古墓群的漆器发现中,令人惊讶的是仿青铜的漆木鼎、簋、簠、鬲等礼器形制。在此发掘之前,礼器大多是青铜、玉器,漆礼器只有零星发现,尚未形成系统。

  从九连墩楚墓的青铜礼乐器来看,墓主人基本上遵循了周礼,其鼎制、乐制和乐律体系一如中原。“楚国文化是中原文化与地方文化融合的产物,其大传统是中原文化,小传统则保留南方地域性的热点。”王纪潮说。

  唯一确定的越王勾践剑 为何出现在湖北?

  战利品、贸易或联姻

  本次展览还有一件“国宝”将在8月末至9月初来连阶段性展出,它就是——“越王勾践剑”。该剑1965年在湖北江陵望山1号墓出土,是迄今为止出土的唯一确定的一把越王勾践佩剑,剑上用鸟篆铭文刻了8个字:“越王勾践,自作用剑。”

  在浙江绍兴为君的越王勾践,他的用剑怎么出现在了腹地湖北?王纪潮解释说,一种可能是作为战争的战利品被掠到了湖北,另一种是通过贸易,还有一种可能是通过联姻带到湖北。王纪潮举例说:“像九连墩二号墓出土的某些青铜器具有中原风格,随葬的一套‘弄器’(微型青铜器)以往只见于中原地区的女性墓葬,所以二号墓主有来自于中原列国的可能。”(记者秦玉)

  相关热词搜索: 战国 古墓群 楚文化

上一篇:广州地区考古遗存的保护模式
下一篇:基因研究:推进还是挑战考古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