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重灾区受损文保单位200余处,学者建言做好四项应急工作

芦山地震致文物受损严重
2013-04-25 10:48: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点击:

芦山县拥有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地震中,全国重点文物——东汉时期的樊敏阙及石刻受损,主阙中部断裂,阙顶面临垮塌。樊敏阙位于芦山县城南石马坝,修建于东汉建安年间,北宋时就已倒塌,现存主体部分为1957年修复。

   四川芦山地震已经过去4天,灾区重建工作逐步提上日程。文物保护作为灾后重建的重要工作,受到学界高度关注。目前震区文物抢救亟须做哪些工作?如何进一步建立可持续的文物抢险机制?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文物修复要注意保持周边历史风貌
 
  4月23日,记者从四川省文物局雅安地震文物保护专家组获悉,目前已经上报的各地市州的文物保护单位受损数量已经达到335处,其中重灾区达200余处。随着各地通信的恢复、灾情的进一步排查,这个数字可能还会进一步上升。
 
  芦山县拥有3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地震中,全国重点文物——东汉时期的樊敏阙及石刻受损,主阙中部断裂,阙顶面临垮塌。樊敏阙位于芦山县城南石马坝,修建于东汉建安年间,北宋时就已倒塌,现存主体部分为1957年修复。
 
  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院长王川表示,樊敏阙是我国重要的物质文化遗产,对汉代文化研究具有重大意义,樊敏阙的修复须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修旧如旧”的原则,同时划定保护范围,注意保持周边历史环境与历史风貌。
 
  震区文物保护应做好四项应急工作
 
  4月22日,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召开了“雅安地震文物保护专家组”会议,通报各地文物的受灾情况,并对今后的抢救保护工作作出部署。
 
  记者联系到专家组成员、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唐飞时,他正和震区文管部门联系处理文物抢救的应急工作。他说,目前,专家组主要根据各地文保单位上报的统计表对文物灾情进行初步统计,并将文物受损情况划分为轻微受损、一般受损、严重受损三个级别,同时通知各地文管部门,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到第一线去做清查排险工作,对比较严重的场馆进行监测,随时报告。
 
  对于接下来的工作,唐飞介绍,根据国务院和四川省委、省政府的要求,他们现在还不能盲目进入灾区。抢救生命的黄金72小时过后,专家组会进入灾区进行实地抽查、调研,最终形成完整的灾区文物受损情况报告及雅安“4·20”文物受灾评估报告。在这两个报告的基础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将会同相关单位编制关于遗产保护、抢救的规划大纲,并上报发改委、文物局等相关单位,由上级部门做出具体的修复、保护批复意见。
 
  灾区各地市州的文保单位目前应该做好哪些应急工作?唐飞说,第一,在保证人身安全的基础上,尽量做好损坏文物构件的收集、登记工作,以待修复。第二,监测文保单位是否有发生次生灾害的可能性。第三,对受损文保单位要进行“打围”,提示人们不要进入,等待专家进行现场评估。第四,排查受损建筑并及时对危险文物建筑进行临时加固处理,防止次生灾害带来更大破坏。
 
  西南民族大学图书馆馆长吴建国长期关注震后文物保护工作。他建议,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各地文保单位可建立24小时巡逻制度,余震稍微平息后,在专业人士指导下尽快转移文物。
 
  文保单位防震意识有所提高
 
  有学者指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般都有专项的保护经费,何以还会有那么多受损建筑?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赵兴权长期研究工程抗震技术。他认为,文物的受损与其所处的地质环境、震区级别、文物类型等都有复杂的关系,不能将其受损原因归结为某一个方面。
 
  汶川地震发生后,有学者曾在对震区文物保护单位受损状况进行调查的基础上指出,在同一保护单位,甚至存在近现代配套建筑和复原建筑毁坏程度大于历史建筑的情况。那么,此次地震是否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对此,唐飞说:“在这次地震中,目前来看这种情况还不太明显。”他指出,一些文物保护单位的配套设施比如办公用房,因为没有库房重要,所以设计时防震级别可能相对较低。此外,“5·12”地震前人们防震意识不高,所以一些复建建筑抗震度不高。这些都是产生上述情况的原因。
 
  “‘5·12’后,文保单位的防震意识已经提高。因此,根据目前的上报情况,‘5·12’后复建或修复的文物保护单位总体状况较好。”唐飞说,这表明工作效果明显。
 
  然而从以往经验及目前状况来看,受损最多的文物种类仍然是古建筑。那么,应如何对复原古建筑和既有建筑文物做好防震措施?
 
  唐飞说,古建筑修复有严格的规划、勘察、设计和监理过程,会参照国家住建部的防震标准,在不同地区做出相应的防震措施。“根据此次文物的受灾情况,我们将对木质古建筑进行防震加固。”
 
  根据雅安市文物管理所副所长潘红兵的描述,该所的“镇所之宝”元代高足碗开裂。这一消息使得人们开始思考,如何做好馆藏文物的展示和收藏工作。
 
  吴建国说,易损馆藏文物的原件一般不会展出,而是放在特殊材料和结构的柜子中。“根据我的了解,故宫里的宋代瓷器是用棉被或海绵包裹后,放在保险柜中,有专人保管,且有相关的防火、防盗装置。这个方法可以借鉴。”但吴建国同时指出,现在地市县一级的博物馆因为资金短缺,在馆藏文物的展出形式、原件保存工作上可能存在不足。
 
  文物保护可持续机制亟待完善
 
  地震发生后,四川省文物局立即启动了“文物保护抢险机制”。“这个机制是‘5·12’后形成的,目前来看,这个机制很好地指导了此次灾后的文物抢救工作。”唐飞说。
 
  汶川地震后,国家及四川省出台了一系列文物保护措施,如《国家汶川地震灾后重建规划·四川省文物抢救保护修复规划大纲》、《四川省文物地震灾害专项评估报告》、《四川省“5·12”汶川大地震文化遗产抢救保护规划大纲》等。
 
  吴建国说,汶川地震时,四川及相邻地区的文物都受到了极大的破坏。此后,国家文物局、四川省文物局在制定文物保护单位申报标准时,扩大了申报范围,体现了对文物保护重视程度的提高。同时,国家还加大了对文物保护单位的防震建设投资,比如西南民族大学博物馆在“5·12”地震中受损严重,后来国家拨了专款修复,目前至少可抗9级地震。
 
  但唐飞认为,从长期来看,还应该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在目前灾难频发的状态下建立一个文物保护的长久机制,比如探索如何在地震前期对地面文物保护单位进行防震救灾工作。二是根据灾后文物受损数据分析受损原因,吸取相关经验教训。三是要进一步提高对文物的日常维护意识。四是要进行一些预测性的课题研究。
 
  吴建国认为,应该加大对贫困地区文物保护经费、人才、技术等方面的投入。同时,全国只要有文保的地方,都应该未雨绸缪。不一定是地质灾害,平时的防火、防盗、防水灾等,都要有常规性的措施。要把这些意识贯彻在日常的工作中,而不是灾难来了才思考这些问题。
 
  “除了文物,灾区的图书馆、档案文献馆等都需要加以保护——那里保存着当地重要的历史文化文献。同时还要关注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传承人的受灾情况。”吴建国指出,这些都应该纳入震后文物调查保护的范畴之内。
  相关热词搜索: 芦山 地震 文物

上一篇:考古专家:中国首次发现古代铜镜铸造作坊遗址
下一篇:最古老恐龙胚胎化石“现身” 距今约1.95亿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