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探访“感恩”泥河湾
2013-12-11 10:29: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

泥河湾原是河北省阳原县一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村庄,1921年法国传教士文森特到该村传教时的一次偶然发现,揭开了泥河湾考古的序幕。目前,泥河湾考古遗址群已成为享誉世界的考古圣地,记者日前走进泥河湾,探寻其考古的背后故事。

图为成胜泉在于家沟遗址发现距今约有1.2万年的早期陶片。

图为成胜泉在于家沟遗址发现距今约有1.2万年的早期陶片。

图为成胜泉向记者介绍挖掘遗址过程。

图为成胜泉向记者介绍挖掘遗址过程。

图为泥河湾博物馆内挖掘现场雕塑。据工作人员介绍,其中跪地挖掘的是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谢飞。

图为泥河湾博物馆内挖掘现场雕塑。据工作人员介绍,其中跪地挖掘的是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谢飞。
 
  泥河湾原是河北省阳原县一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村庄,1921年法国传教士文森特到该村传教时的一次偶然发现,揭开了泥河湾考古的序幕。目前,泥河湾考古遗址群已成为享誉世界的考古圣地,记者日前走进泥河湾,探寻其考古的背后故事。
 
  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政协原副主席、张家口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安俊杰的描述中,文森特是一位“古怪”的神甫,下雨天别人往屋里跑,他却冲入雨阵任凭淋洒;冬天用冷水洗澡、雪擦身。他还有一个古怪的爱好,就是喜欢收藏一些人们看来既不值钱也不好看的骨头、石块之类的东西。
 
  1921年,文森特来到泥河湾村传教,在村周围发现了大量的贝壳、蚌类和哺乳动物化石。他把化石发现情况和泥河湾村一带特殊的地质地貌告诉了同在中国传教的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德日进和美国地质学家巴尔博。这几位国外专家先后来到泥河湾村,拉开了外国专家研究泥河湾的序幕,泥河湾的学术价值得以发现。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泥河湾地层、泥河湾动物群先后被命名,并得到国际认可。在1948年的第十八届国际地质大会上泥河湾地层被确定为第四纪标准地层。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中国对考古工作的逐步重视,泥河湾的研究内容越来越广泛,地质、考古专家在泥河湾地层中发现的大量石器,证明人类曾在这里生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泥河湾研究成果斐然。1998年,于家沟等遗址考古发掘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00年泥河湾旧石器考古被评为20世纪中国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2001年泥河湾遗址群被列为第五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泥河湾被列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在泥河湾博物馆长廊,8位考古学家的画像映入眼帘。泥河湾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张世文告诉记者,这8人分别为杨钟健、裴文中、王择义、贾兰坡,柯德曼、德日进、巴尔博、桑志华。他们是为泥河湾做出杰出贡献的4名中国考古学家和4名外国考古学家。
 
  泥河湾的感恩几乎随处可见。在小长梁遗址,记者也曾看到多位发现泥河湾的考古学家的塑像。除此之外,还有一群为泥河湾考古默默付出的人,阳原县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成胜泉就是其中一位。
 
  在泥河湾小长梁遗址旁边,有一处不起眼的砖瓦房,成胜泉正在查看资料。记者发现,屋内摆设非常简单,两张单人床拼接放在屋子正中央,内侧安置一张小型电脑桌,屋内温度不高。成胜泉告诉记者,考古经费有限,只要有遮寒的地方就非常好了。
 
  “吃不了苦,考不了古。”成胜泉说,考古人员在大山之中住工地、住帐篷、风餐露宿是常事。他说,住在泥河湾小长梁遗址已经4个多月了,每天都要到附近山沟里去走走看看,一天最多能翻5、6座山头。有时候为了找到一些标本,会在观测点附近呆好几天,“挖掘是个非常细致的活。”
 
  成胜泉回忆,1981年他退伍后被分配到阳原县文化馆文物组工作,当时文物组只有他一个人,更无办公地点。让一个退伍小兵进行考古工作,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不久,当时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员卫奇来阳原做考古发掘,通过介绍,他来到中科院学习有关阳原泥河湾遗址的相关内容,从而走上考古之路。
 
  考古工作需要耐心、恒心和细心,同时还离不开一双“火眼金睛”。
 
  成胜泉介绍考古的时候首先需要确定哪些地表层下有遗址或化石,这需要考古学家丰富的地理人文知识以及仪器推断,确定后向有关部门报告审批,通过后才能深度挖掘。
 
  成胜泉感叹,寻找遗迹化石的过程很艰难,所谓“慢工出细活”。他举例说到,在挖掘区域内,需将区域划分为多个1平方米的小方块,每个小方块都进行5公分逐层深度搜索。在区域内发现的石器、化石、残骸、遗迹等,每个小物件都会编码,记录坐标、方位、倾角、最高点,并进行出土前拍摄,最后带回单位进行研究保管。
 
  1997年,成胜泉在于家沟遗址发现距今约有1.2万年的早期陶片,为研究人类活动起到重要作用。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泥河湾文化研究会会长谢飞认为,虎头梁遗址群的于家沟、马鞍山遗址的发掘表明,泥河湾的制陶业发生在1.1万年以前,是中国北方最早的陶器。
 
  在成胜泉32年的考古时间里,走遍泥河湾遗址群的每个角落,对该地出土文物分布了如指掌,从考古界的门外汉成为泥河湾考古界的权威。在泥河湾156处遗址群中,共有3处遗址以考古学家名字命名,成沟遗址则为表彰他而命名。
 
  阳原县宣传部副部长付有才说,泥河湾是目前唯一能与东非奥杜维峡谷媲美,动摇世界人类起源研究基础的世界级文化宝库,被誉为“世界天然地层博物馆”和“东方人类的故乡”,泥河湾崛起离不开考古人员的发现和研究。
 
  付有才表示,泥河湾需要感恩,考古工作艰苦而又清贫,考古学家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正是这样辛勤的付出,让他们成为“坚守历史重担,做文化遗址的守卫者”。
  相关热词搜索: 泥河湾 考古 文化遗址

上一篇:寻访人祖山上的远古火花
下一篇:甘肃毛家坪遗址出土千余件周代器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