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考古专家谈盗墓者:一般两人合伙 多有血缘关系
2015-03-26 11:22:58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点击:

这几年,随着南派三叔小说《盗墓笔记》的大卖,盗墓这个见不得人的行业在世人面前逐渐露出了冰山一角。紧张、刺激、神秘,似乎成了盗墓这个存在了几千年古老行业的代名词。

考古专家谈盗墓者:一般两人合伙 多有血缘关系
锡尼古墓案追回的文物

考古专家谈盗墓者:一般两人合伙 多有血缘关系
▲2014年底,记者和内蒙古考古研究所专家在大青山发现的辽金将军级古墓的盗洞之一。

考古专家谈盗墓者:一般两人合伙 多有血缘关系
锡尼古墓案追回的文物
 
      这几年,随着南派三叔小说《盗墓笔记》的大卖,盗墓这个见不得人的行业在世人面前逐渐露出了冰山一角。紧张、刺激、神秘,似乎成了盗墓这个存在了几千年古老行业的代名词。那么,真实的盗墓行业到底是怎样的?昨日,呼和浩特晚报记者采访了内蒙古考古研究所第一研究室主任连吉林,听他介绍真实的“盗墓笔记”。

  “行规”:

  俩人合伙 亲属优先

  据连吉林介绍,他从事考古行业几十年了,和干盗墓勾当的人没少打交道,也算是比较了解他们。

  在连吉林眼中,盗墓者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官盗,像汉末的董卓、曹操,五代的温韬,民国时的孙殿英等,都很有名。他们往往动用大批士兵,明火执仗地大干;还有一种是民盗,分布各地,人数众多,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挖开墓室、棺材,从中取出随葬的财物珍宝,大发横财。他们多集中在古墓葬较多的地方,如河南洛阳地区、陕西关中、湖南长沙周边一带等地。

  这些专职盗墓者一般是两个人合伙,多人结成团伙的是少数,一个人单独干的更少,原因很简单,一个人顾不过来,两个人可以分工合作:开始时一个人挖洞,另一个人清土,同时望风;以后一个挖进墓室,另一个在上面接取坑土和随葬品。这两人多为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要好的朋友也很多),但奇怪的是父子关系的较少,这也许是干盗墓这营生毕竟见不得人,老子即便干上这个不光彩的勾当,也要维持做父亲的形象,不好意思拉上儿子一块儿干,做儿子的后来发现了也装着不知道。

  两人合伙为什么要找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呢?这是为了防止在洞口接活的人图财害命。就是说,洞下的人把活干完将财物都传递上去了,他就会拍拍巴掌或拉拉绳子,示意洞口的人把他拉上去。如果洞口的人见财起意,当洞下人快上来时猛一松绳子,洞下的人冷不防从四五米以上的距离跌下去,骨折、受伤动弹不得,洞口的人又赶紧把提上来的坑土向洞下灌埋,下面的人必死无疑。

  这些人长期以盗墓为职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善于伪装掩人耳目,并有对付墓内防盗机关的一套办法。他们确定盗掘目标后,如果是小墓,就不需费多大工夫,用几个晚上挖开,速战速决,取出随葬品走人。如果是大中型墓葬,便采取以下几种办法:一是以开荒种地为名,在墓葬周围种上玉米、高粱等高秆作物,以青纱帐掩盖其一两个月的盗掘活动。二是在墓边盖间房子掩人耳目,然后从屋内挖地道通向墓室,从外面看不出什么问题,而墓内早被洗劫一空了。三是在古墓边修一假坟,暗中掘一地道,通入古墓内盗取财物。

  痛心:辽金时代将军墓现21处盗洞,器物荡然无存

  2014年,呼和浩特晚报记者一行在大青山上发现的辽金将军级古墓里就发现了多达几十个的盗洞,墓内有价值的器物荡然无存。此次行动,作为考古专家,连吉林也和呼和浩特晚报记者一道全程参与。

  当时,记者和连吉林一行在大青山乌兰不浪村后的“蟠龙山”半山腰发现一座或者多座古墓的遗址,古墓的规模很大,沿山崖而建,并顺着山体向下自然延伸,墓道、墓顶、墓葬侧壁都已经裸露在外,经受着大自然的风吹雨打。令人痛心的是,发现古墓的同时,我们也发现了大量的盗洞,仔细清点,竟然多达21处。

  据随行的新城区文化协会副会长、秘书长高金贵介绍,这里曾经坐落着一座白塔,和我们今天仍然能够在呼和浩特东南方向看到的“万部华严经塔”遥相呼应,并称姊妹塔。白塔坐落的台基上有一座古墓,村民称王墓或乌利雅苏台,因过去墓前曾有石雕翁,村民俗称“石人湾”,墓主人身份无法考证。2011年,高金贵曾经从一个盗洞进入过墓中,发现呈圆形,大砖砌成,包壁有5个拱形小墓室,均空空如也。墓室人为损毁严重,室壁仍遗留彩色绘画。墓室整体砌筑讲究,工艺精细,虽经损毁,仍不失当年的豪华气势。

  在现场的勘查中,连吉林对散落的墓砖进行了仔细观察,发现这里的墓葬规模非常大,甚至可以以“奢华”形容,像墓道口的塞石肯定不是本地产物,这样高的山坡上,能够将如此巨大的石块搬上来,而且建造如此大规模的墓葬,一定不会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到的待遇,因此几乎可以认为这里的墓葬是一座或者几座辽金时代的古墓,按照古代的丧葬制度,像这样级别的古墓,里面埋葬的至少应该是一位“王”或者是“将军”。但因为被盗严重,现场没有见到有价值的线索。或许因为盗墓者的盗墓行为,这座墓主人的真身今后会很难揭开。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痛心的事情。

  呼吁:

  文物保护 人人有责

  据连吉林介绍,经过公安部门和文物部门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目前我区文物案件发案率明显下降,有效遏制了文物犯罪的猖獗势头。但受当前高额暴利驱动,以文物为侵害目标的盗掘、盗窃、倒卖案件时有发生,文物犯罪形势依然严峻。

  据了解,目前我区文物犯罪呈现出“三个转变”的新特点。一个是由传统型向智能型、专业化转变,犯罪手段越来越强,盗掘技术越来越精确,盗掘工具越来越先进。一个是由松散的团伙化向紧密的集团化、职业化转变,内部组织较为严密,从策划运作、踩点定位,到实施盗窃、秘密销赃等方面都有着非常严密的分工。一个是由重点文物保护区向非重点文物保护区转变,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犯罪分子很难将“黑手”伸向重点文物保护区,继而将犯罪目标逐渐转向非文物保护区。

  此外,我区是文物大省,地上地下文物点多、线长、面广,虽然相关部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加强文物安全防范,但许多地方还存在着防范力量不到位,文保人员配备不足,技防设施落后等现象。特别是那些未被列入保护区的大量田野石刻造像、古墓葬、古遗址等,更是难以保护和防范,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一些民间古玩市场和文物黑市成为犯罪分子销赃的场所,沦为倒卖走私文物犯罪的地下通道,客观上刺激了文物犯罪的发展蔓延。

  连吉林希望通过《呼和浩特晚报》呼吁,市民如果发现身边文物有被盗隐患,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文物部门或者报警,由专业人员介入,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保护我们的文物。

  趣闻:锡尼古墓,盗墓人员自己报警

  采访中,连吉林还向记者介绍了一件有趣的事情:2014年12月,杭锦旗文物管理所接到当地公安机关的通知,锡尼镇境内的一座汉代墓葬被盗,两名盗墓者因盗坑坍塌被埋地下生死未卜,一名盗墓者无奈之下选择到公安机关报警求助。杭锦旗文物管理部门随即介入调查,并发函请示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文物局领导研究决定,委托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派出相关专家赶往出事地点。值得一提的是,出事地点在锡尼镇东南约30公里,此处汉墓南侧约10公里处曾发现匈奴金冠,是国宝级文物。

  2014年12月25日,由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文博专家连吉林带领的工作组进驻事故现场,经过与公安机关沟通,在详细分析了解墓地结构、土层土质概况等情况后,决定首先抢救被埋盗墓者。经过两天两夜的连续工作,在墓葬底的墓道与墓室交界处发现了被埋盗墓者的遗体。

  连吉林回忆,盗墓者遗体运出后,考古工作者开始清理墓室及墓道。通过工作人员清理发现,这是一座长方形竖穴墓,墓室东边的一条斜坡式墓道大部分已不存在。棺木腐朽严重,残存棺边和棺底均发现彩绘痕迹。墓室中未发现人骨。由于被盗,仅出土少量残存遗物,其中包括铜盆1件,腐朽严重,可复原;漆器两件,腐朽严重,器表彩绘纹饰已看不清;残骨片若干枚。

  与此同时,公安机关也在全力侦破此案,除一名自首盗墓人员外,另外4人也已抓获。被盗走的文物大部分已追缴,计有铜器20余件,包括:带盖圆形铜壶两件,盖顶及两肩均有一铜环,器表彩绘痕迹。带盖三足铜鼎1件,器表施有彩绘痕迹。扁铜壶两件,盖顶及两肩均有一铜环,器表施有彩绘痕迹。铜甑1件,腹部设有一对称的铜环,器表有彩绘痕迹,口沿破损,可修复。三足青铜盉1件,盖顶焊接一铜环,腹部设一垂直把。雁首铜熏炉1件,局部残缺,可复原。三足青铜盆两件,腹部设有对称的一对铜环,局部残缺可复原。豆形铜灯1件,圆形浅盘,柱状柄,盘形圈足,保存完好。圆铜壶1件,未见壶盖,腹部接一对称的铜环,高43厘米,局部破损。铜盆残部1件,可复原。铁口衔1件。此外还有部分文物正在追缴中。

  连吉林介绍,已追缴回的文物现存杭锦旗公安局与旗文物管理所,待整理、研究、编写报告后按照《文物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理。另外,在遭盗掘的汉墓附近尚有近10座大型汉墓,有的墓葬顶部已发现盗坑,今后对其余墓葬应采取措施加强保护。
  相关热词搜索: 盗墓者 专家

上一篇:清代文学家边汝元墓志现身
下一篇:新疆若羌米兰遗址出土罕见青铜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