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考古学家 > > 正文

考古学家吴振烽的智慧人生
2012-07-17 16:47:52   来源:《收藏界》   点击:

“50多年的考古经历,为周秦考古和方志编纂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特别在商周青铜器研究方面造诣很深,对分期与断代有独到见解,在全国文博考古界有很大的影响,是古代青铜器研究和方志界的学术带头人之一。”这是选自吴镇烽个人介绍资料中的一段话。

  智者总是知道如何把握自己的人生方向,并且掌控自己的人生走向成功,考古学家吴镇烽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智者。仅高中毕业的他,依靠较强的自学能力,借助人生过程的一个个机会,成为了国内外青铜器鉴定专家的佼佼者。吴老师说考古要取得成绩关键在于平台,自己所在的陕西以及陕西考古研究院就是一个不错的研究青铜器的考古平台。一方面是因为陕西出土的青铜器很多,且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另一方面无论是从人才培养还是从发展机会,吴老师认为,陕西考古研究院给予他的实在是太多,是环境与机会造就了自己的考古人生。
 
  选择考古是机会使然
 
  与多数人想法不同的是,吴老师一直认为自己成长于一个幸运的年代。当年高中即将毕业的他来到西安看病,虽然耽误了考大学的机会,但当时各单位很缺人员,到处都有招工的单位。经人介绍,他得以在一连串的要人单位中选择了刚成立不久的陕西考古研究所(即现在的陕西考古研究院)。吴老师说之所以选择考古,一方面是自己比较喜欢文科,喜欢历史,语文方面的成绩比较好;另一方面,他不喜欢搞行政工作,看到考古研究所是搞研究、搞学术的,他一眼就相中了,立刻就报到了。
 
  作为第二批进入陕西考古研究所的学员,他很快就被分配到西乡李家村工地进入发掘现场。由于当时资金匮乏,多数发掘工作都是发掘队的人员亲自动手进行工作,不像现在会请民工来做现场支持。那时既是劳力也是工作人员,但恰恰在这些实践的工作中,吴老师学到了很多最基本的发掘基础知识,如绘图、照相、发掘知识等。进入冬天,因为天寒,田野的发掘工作暂停,学员们都被从各个工地召回到研究所进行专业的培训。
 
  谈到研究所为他们安排的培训课程,吴镇烽老师记忆犹新。他说研究所给他们安排的培训老师有十位之多,均为国内史学界的泰斗,都是当代影响深远的考古专家。如古文字与青铜器学是由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唐兰教授讲授;旧石器时代考古和古人类学的课程是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贾兰坡教授来讲授;新石器时代考古是由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安志敏讲授;隋唐与佛教考古是由北京大学宿白教授讲授;秦汉考古是由黄展岳讲授。四川大学教授冯汉骥讲授西南民族考古,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史念海讲授历史地理;斯维至教授讲授史料学;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杨宽教授讲授战国史;南京博物院曾昭院长也曾作过专题报告。在吴老师的一生中,他认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就是贾兰坡教授。因为贾兰坡也是高中毕业,当时他只是发掘队管理员,由于好学,从而成了自学成才的考古学家典范,从技工做起,直到成为国内外很有影响力的古人类考古专家。在吴老师的印象中,贾兰坡先生在1960年讲课时曾说过:“要寻找中国最古老的人类遗骸就要到秦岭北麓去找。”结果第二年就在秦岭北麓的蓝田县公王岭发现了蓝田人化石。专业研究的积淀对考古判断精确度影响如此之大,让吴老师对考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据悉,虽然吴老师很喜欢安志敏老师上的新石器考古课程,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周秦考古和青铜器古文字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用吴镇烽老师自己的话说,他对于青铜器古文字学的钟情完全来自于唐兰老师的启发。在吴老师的印象中,唐兰老师对古文字的研究非常深入,学问很深,讲课生动有趣且严谨,而自己又喜爱历史和语文这类文科课程,所以对古文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们知道,古文字与青铜器总是密不可分的。先后主持过周原岐邑遗址、秦都雍城遗址等商周时期的考古工作,期间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文物,将古文字与青铜器研究相结合,加上研究所里有许多金石文献可做参考,使得吴老师对于青铜器和古文字越来越着迷。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青铜器和古文字研究方向就已确立。
 
  对于青铜器和古文字研究的喜爱,让吴老师愿意将自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放在考古工作中。据悉,最初读文献或是看到青铜器上自己不懂的古文字时,往往需要花上大量的时间,查找这个古文字的意思和读法,同时还要将这些古文字在历史变迁中的发展规律找出来,从而可以推断出下一次碰到类似字时,能不能将偏旁互换从而得到同一个字同一个意思的结果。不做好古文字研究就无法做好青铜器研究。
 
  有所成就是兴趣所致
 
  “50多年的考古经历,为周秦考古和方志编纂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特别在商周青铜器研究方面造诣很深,对分期与断代有独到见解,在全国文博考古界有很大的影响,是古代青铜器研究和方志界的学术带头人之一。”这是选自吴镇烽个人介绍资料中的一段话。据统计,这么多年来,吴老师一直致力于商周青铜器的考古与研究。吴镇烽老师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考古报告和论文70多篇,50多万字,完成了14部专著,共650多万字。其所写的多部专著均获得了无数的奖项。
 
  吴老师告诉记者,考古的乐趣就在于不断地发现问题,然后通过查找资料,与同行交流,仔细分析,将这些问题研究清楚,并以文字的形式完整地表达出来。在吴老师的记忆中最艰难的一次考古,就是他在凤翔主持秦都雍城遗址时,发现的大方坑。这大方坑下面有一个排水道,排水道一直通到了雍河里。发掘出来后,队里有人说这是粮仓,但是他认为这应该与水有关,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是唐兰老师告诉他们这是冰窖,在古代称为凌阴,是贮藏冰的地方,因此有一个水道,利于冰融化的水流到河里。通常是放冰之后盖一层厚谷壳,就像现在卖冰棍的给冰箱盖个被子一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故宫的凌阴还能用于存储冰,构造与这个春秋战国时期的遗存极为相似。唐兰老师的解答,让整个发掘团队为之振奋,就像打了胜仗的军队一样,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对于吴老师而言,这就是生动的一课,也应该将其记录到发掘简报中。
 
  与现代收藏家和艺术家所不同的是,考古学家眼中的快乐在于发现这件文物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而并不是经济价值。吴老师认为,现在收藏非常火热,这是他们以前选择做考古时所没有想到的。他说:“商周考古和青铜器我都喜欢。自己的幸运就是在于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一生做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1973年在发掘岐山县董家村西周青铜器窖穴的时候,出土了一窖(37件)青铜器,这些青铜器上绝大多数都有铭文,其中有一件称为“”的青铜器上的铭文记载的是一场由司寇伯扬父判决并处理的案件结果。内容中显示的判决刑罚包括要受300鞭子、在脸上刻字(墨刑)、要求交多少铜(罚款)等内容。这在青铜器铭文中极为罕见,它表明在西周时期,已具备了较为完整的法律条文和一整套的诉讼制度,是研究中国法制史的重要资料。
 
  对青铜器和古文字考古研究的兴趣使吴老师更加专注于自己的研究领域,也正是这份专注,让吴老师即使面对当下受经济利益的驱动而热火朝天的收藏热时,依然能潜心做研究。作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之一,吴老师只是按照国家鉴定委员会的相关规定参加文物鉴定,几乎不参加任何商业意义的鉴宝活动。他表示,对于国家藏宝于个人的收藏发展方向非常赞同,但是他认为如果青铜器能像钱币、陶瓷、字画等文物一样放开的话,藏宝于民,让更多的人参与保护祖国的文化遗产,那么青铜器文物将会得到更多的保护,其历史价值将会得到国内外更为广泛的认可。
 
  多样化的考古收获源于专注的探究
 
  自2001年退休至今,吴镇烽老师说他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编撰《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这套书。据悉这套书共35卷,一卷一本,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即将于今年10月出版。他说这是他古文字研究的精华,里面收集了他多年青铜器考古过程中所收集的16800个青铜器上的古文字,是目前最完整的古文字词典性工具书。每一件青铜器不仅配有铭文拓片,同时还配有器物图像,并有青铜器出土的时间地点、收藏单位、尺度重量、形制纹饰说明以及铭文的释文等。这套书都是繁体字的,里面自己造字7000多个。吴老师说这是他一生的成果,是其在商周金文搜集整理和研究的工作总结。
 
  事实上,在此之前,吴镇烽老师还发表过《商周金文资料通鉴》(电子版)这一专著,根据这本专著所收藏的字根,有计算机系统开发商为其研究了一套电子版的金文字查询系统。他说有了这套软件,极大地提高了他的古文字研究效率。一旦有同行发现不知道的古文字,只要拿到电脑里一比对,就知道是不是新出现的字,如果是新出现的,他就会做针对的研究,然后再将研究结果告诉同行,并且将这新字的发现记录到字库中。现在这套软件在大学中文系的古代汉语语言文学研究和学习中被广泛应用。
 
  吴镇烽老师说他自己并不搞收藏,只是为了他在考古过程中研究发掘出土文物的历史和科学价值,不过收获却是多样化的。如古文字研究的成绩取得、商周钱币研究的被认可等等。另外一项重要收获是《陕西地理沿革》和《陕西省志·行政建置志》专著的出版。吴老师说这也是他在商周和青铜器考古过程中研究所致,例如西周历史上因实行分封制,形成了鲁、齐、燕、卫、宋、晋六个诸候国,根据出土的青铜器随葬品,还有文献记载,基本就可以还原原来六个诸候国的管辖范围,从而分析出陕西地理沿革发展的过程。
 
  考古带给吴镇烽老师的不仅仅是多样化的收获,还有无穷无尽的学问之乐和人生之趣。他说他目前还有许多重要的青铜器铭文没有写,待《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这套书完成之后,他就有时间慢慢来完成这些论文。退休后的吴镇烽老师,主要精力都放在了那套书的出版上。他说未完成的研究可以等这本工具书出来后慢慢做。因为作为自己考古工作的全面总结,那套书承载着他太多的心血与期望。而那套工具书的出版,对广大学者是有好处的,将其用于自己的研究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发挥大家的智慧,让更多的学者去研究,成果让大家共享,这是最让吴老师感到满足的一点。他说,退休后,教学工作做得很少,考古研究依然是其退休生活的重中之重。(赵镁)
  相关热词搜索: 考古 学家 吴振烽

上一篇:刘庆柱
下一篇:俞伟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