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考古学家 > > 正文

访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

考古决定古滇国研究进程
2013-08-30 11:22: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点击:

未来古滇国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遗址和“都城”(都邑)的发掘。一要弄清石寨山文化的遗址分布规律和埋藏规律;二要梳理古滇国繁荣的背景、途径以及古滇国运行的内外部结构。

金莲山墓葬发掘区

金莲山墓葬发掘区

铜钺

铜钺

  走访考察石寨山墓葬群、李家山墓葬群、金莲山墓葬群、学山聚落遗址群后,关于古滇国有无数谜团萦绕在记者脑海。走访结束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多年来一直从事古滇国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的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

  “葬俗博物馆”提供系统的人的资料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李家山墓葬群是贵族墓地,有什么理由?

  蒋志龙:首先,从出土器物来看,李家山墓地显然要特殊一些。它是石寨山墓地之外另一个发现有较多高等级大型墓葬的墓地,出土器物很丰富。

  判断墓主地位的高低,主要有三个标准:墓葬规模、随葬品数量、随葬品质量。而判断墓地等级的高低,则主要看墓地中是否有高等级的墓葬,以及高等级墓葬在整个墓地中的占比。

  《中国社会科学报》:金莲山墓地和学山聚落遗址的发现,能否为古滇国研究提供新的线索?

  蒋志龙:这两个点的发现为研究处于石寨山文化晚期阶段的古滇国提供了珍贵材料,对于石寨山文化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第一,寻找到了石寨山文化的主人(滇人),有了一套系统的人的资料,包括人口结构,以及身高、死亡年龄、常见疾病、食物结构等。第二,人骨的保存为了解该文化的葬式和葬俗提供了十分丰富的素材。这两处遗址可以说是石寨山文化的“葬俗博物馆”。第三,为石寨山文化其他墓地的墓葬研究提供了参照标尺。

  《中国社会科学报》:目前对石寨山墓葬群、金莲山墓葬群及学山聚落遗址群只发掘了很少一部分,且已发掘的部分已经回填。之后还会进行相关发掘吗?

  蒋志龙:考古发掘结束后对发掘区域进行回填,主要是出于安全和保护的考虑。在发掘期间,我们曾建议有关部门将发掘区域保护起来,建立遗址博物馆或者遗址公园,供人们参观,但未引起足够重视。以后是否还要进行进一步的考古发掘,目前还没有具体计划,学山聚落遗址群有这方面的发掘意向。

  古滇国都邑或在河泊所村

  《中国社会科学报》:目前云南考古研究所与美国密歇根大学正在合作开展滇池区域考古调查,有什么新的进展或最新的研究成果?

  蒋志龙:中美合作开展的滇池区域考古调查,主要围绕寻找石寨山文化的聚落遗址群进行。目前,为期3年的野外考古调查工作已经结束,调查结果比较理想。我们认为,古滇国都邑不在晋城,而在石寨山墓地附近的河泊所村。晋城应为益州郡郡址所在,这个论断有四方面的证据:一是古文献记载,二是晋城镇老县府街立有一通“汉益州郡滇池县故址碑”,三是城门外发现有汉代墓葬,四是在城内西北角发现有汉瓦。

  河泊所村遗址是目前滇池东南岸发现的面积最大的中心聚落,在遗址中还发现了专门加工玛瑙等装饰品的作坊。该聚落紧邻石寨山滇王墓地,我们推测古滇国都城(都邑)应在河泊所村。

  中美合作的最新成果就是发现了分布在滇池盆地的石寨山文化(滇文化)聚落遗址,弥补了长期以来在滇池区域只有墓葬而没有遗址发现的考古重大缺环。但目前还处于考古调查的初步阶段,关于古滇国都城(都邑)还有诸多待解之谜,需要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来寻找答案。

  六个因素制约古滇国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古滇国的研究成果并不多,著作只有寥寥几本,如《滇国与滇文化》、《滇国探秘》、《滇国史》等,您认为古滇国研究难出成果原因何在?

  蒋志龙:考古是实证的科学,相关科研成果必须有大量考古材料的积累。目前的研究成果有限与考古发现的资料有关。一是发掘对象均为墓葬,缺乏聚落,认识对象单一;二是墓葬的发掘数量有限,在整个墓地或遗址中所占比例很小,无法完整解剖一个墓地或者聚落;三是没有全面系统地开展过考古调查,对文化的整个分布状况不了解;四是缺乏主动系统的考古规划;五是科研经费投入少,有关滇文化的主动性考古大多依靠国家文物局的补助经费;六是科研人员少,且呈现明显断层。

  考古在古滇国的研究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古代汉文文献对滇的记载十分有限,对古滇国的研究主要依靠考古发掘和研究的深入开展。

  近年来,《江川李家山--第二次发掘报告》、《晋宁石寨山第五次发掘报告》等考古发掘资料的出版和刊布,对于石寨山文化和古滇国的研究将有很大促进作用。根据考古学科发展规律,消化这些材料还需要一定时间,相信以后会有更多更优秀的成果面世。

  研究关注遗址和“都城”发掘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未来古滇国研究方向是什么?

  蒋志龙:未来古滇国的研究方向主要是遗址和“都城”(都邑)的发掘。一要弄清石寨山文化的遗址分布规律和埋藏规律,这是了解该文化社会结构的重要方面;二要梳理古滇国繁荣的背景、途径以及古滇国运行的内外部结构。

  但目前比研究更重要的是避免遗址遭到毁灭性破坏。石寨山文化的核心分布区在滇池东南岸的晋宁县晋城镇、上蒜镇和昆阳镇等地,现该地已辟为昆明市南城区和西城区的城建规划用地,但规划区内的古代遗址和墓地没有被公布为相应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争取将滇池东南岸以石寨山墓地为中心的石寨山文化核心分布区遗址群纳入国家大遗址保护规划,使这些遗址或墓地避免刚被发现就面临毁灭的命运。这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重大难题,在保护下来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进行发掘和研究。

  相关热词搜索: 考古 古滇国 文物考古研究所 蒋志龙

上一篇:袁仲一的考古情怀
下一篇:坚守田野考古20余载

分享到: